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左菲菲帶著慶慕嵐回了帳篷,阿梅讓副手帶著安保隊員繼續訓練,然后自己也回到帳篷。

徐鋼想了一下,也跟著阿梅來到帳篷外邊。

“你跟來干什么?”阿梅瞪著徐鋼問道。

“我想看望慶廠長,還請姑娘通稟一聲。”徐鋼躬身行禮。

阿梅剛想拒絕,帳篷里邊就傳來慶慕嵐的聲音:“阿梅,請徐大人進來吧!”

“進來吧!”阿梅雖然心中不樂意,不過還是微微側身把徐鋼讓了進去。

帳篷里,慶慕嵐趴在行軍床上朝著徐鋼拱了拱手:“徐大人,對不住,我就不起來給你行禮了!”

“慶廠長這是哪里話,是我對不住你!”徐鋼朝慶慕嵐行了一禮:“慶廠長你沒事吧?”

“沒事,又不是真打!”

慶慕嵐滿不在乎地擺了擺手。

打軍棍其實是個技術活,如果往死里打的話,十軍棍足以把人的腰椎打斷,甚至能把人打死。

金鋒還指望慶慕嵐來穩定東海局勢呢,可沒想著把她打死。

剛才打軍棍的時候之所以用帷幔擋著,一是因為慶慕嵐是女將,需要避諱,第二就是那幾個女隊員偷偷抱了一個厚墊子進去,打的時候墊在了慶慕嵐背上。

聽起來打得挺重,其實就是做個過場。

如果不是怕穿幫,慶慕嵐現在就能站起來走兩步,說不定還能大跳兩下。

“慶廠長能理解,真是太好了。”徐鋼一副松了口氣的樣子。

假打是左菲菲提出的,徐鋼雖然耿直,卻不是真傻,也明白這次的處罰其實就是一場戲,一場演給安保隊員,以及朝中大臣看的戲,較真的話就是真的跟慶家翻臉了,所以徐鋼也沒有反對,而是主動配合演戲。

“徐大人和先生這么做也是為了安保隊,我有什么不能理解的?”

慶慕嵐笑著說道:“我挨幾下,如果能讓接下來的剿匪更順利一些,我巴不得再挨幾十板子呢!”

安保隊員剛才的反應,慶慕嵐都看在眼里。

不少安保隊員都憋了一口氣,對于接下來的剿匪任務來說,這的確是一件好事。

事實也和慶慕嵐想的一樣,她被打了軍棍之后,安保隊員對她更加感激,對于軍紀也有了更加明確的認知。

這一批安保隊員是最早的一批,后來規模越來越大,這一批安保隊中的很多人都成了不同層次的領導,這一次處罰對安保隊以后的發展都形成了非常大的影響。

當然了,這些都是后話了。

這次行動不光剿滅了大批土匪,還抓住了兩個大當家和一個“軍師”。

經過審訊,“軍師”交代了策劃本次行動的幕后黑手。

和金鋒徐鋼猜測的一樣,幕后黑手是隔壁郡的一個權貴世家。

按照軍師交代,這個世家聽說了金鋒在川蜀打土豪分田地的政策,而且他們距離東海太近,擔心金鋒以東海為跳板,擴大地盤。

金鋒在東海大興土木,大量收留難民,都說明了擴張的野心。

一旦金鋒開始擴張,他們將會是第一個被打擊的對象,于是決定先下手為強,主動安排一批人手來策動土匪,攔截難民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