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金鋒原本打算聽完徐鋼的匯報,派人把處罰決定和九公主的信送到野鴨湖,結果徐鋼卻請命親自過去送信,并且監督慶慕嵐的軍棍處罰。

“徐大人,你以前認識慕嵐嗎?”金鋒上下打量徐鋼:“還是說老慶大人或者慶國公當年得罪過你?”

處罰慶慕嵐就算了,竟然還要親自過去監督?

徐鋼這是打算和慶家翻臉啊!

“先生莫開玩笑,”徐鋼連連擺手:“來東海之前,我并不認識慶廠長,當初在朝堂上也沒有和老慶大人共事過,至于慶國公,當年對我還有提攜之恩!

我要去野鴨湖,并不是針對慶廠長,更不是報復慶家,而是職責所在!”

“職責所在?”

“是的,”徐鋼拿起處罰決定,指著其中一處地方:“先生請看,這是陛下的命令,我不去的話就是抗命了!”

金鋒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,果然寫著讓徐鋼監督執行,只不過金鋒剛才看得匆忙,而是注意力在具體的處罰上,沒有注意到。

“徐大人,辛苦你了!”金鋒苦笑著拍了拍徐鋼的肩膀。

九公主讓徐鋼去監督執行處罰,這是擺明了讓徐鋼當背鍋俠,承受安保隊和慶慕嵐的怒火啊。

“不辛苦,處罰慶廠長本來就是我提議的,我去監督再合適不過了!”徐鋼卻不以為意。

同樣的事,從不同角度去看,結果是完全不一樣的。

金鋒覺得九公主是讓徐鋼去背鍋,但是徐鋼卻從中察覺出來,九公主準備讓自己和慶家打擂臺,說白了,九公主就是在拿自己當刀,用來對付慶家。

慶家的勢力那么大,一般的大臣根本沒有資格跟慶家打擂臺,九公主想把徐鋼當刀使,首先需要培養徐鋼。

在徐鋼看來,這就是機會。

所以他非但不怨恨九公主,反而充滿了斗志!

既然徐鋼本人沒意見,金鋒自然不會再說什么,拿出紙筆給左菲菲和慶慕嵐各自寫了一封信,讓徐鋼一起帶上。

當天下午,徐鋼就趕到了野鴨湖。

慶慕嵐正在監督安保隊進行訓練,左菲菲在帳篷里幫她核查物資表。

徐鋼派助手把金鋒寫給左菲菲的信送過去,自己則去校場尋找慶慕嵐。

左菲菲看完金鋒的信之后,暗道一聲壞了,趕緊放下工作準備去找慶慕嵐。

結果剛走出帳篷,就看到慶慕嵐帶著阿梅回來了,手里還拿著兩個信封,而徐鋼則不知道去了哪里。

左菲菲看了慶慕嵐一眼,小心問道:“慕嵐,你知道了?”

“嗯,”慶慕嵐微微點頭:“知道了!”

在左菲菲的印象中,慶慕嵐性格耿直,為人豪爽,但是脾氣也比較暴躁,容易沖動。

慶慕嵐帶領安保隊剿滅數倍于己的敵人,一舉解決了東海可能出現的危機,功勞極大。

結果朝廷非但沒有進行獎賞,反而罰了她。

按照慶慕嵐以前的脾氣,大概率會大發雷霆,甚至帶著安保隊回東海找金鋒問個明白。

金鋒提前給左菲菲寫信,就是擔心慶慕嵐暴走,左菲菲也準備好了勸說的說辭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