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東西?”

“不知道啊!”

“這是海?成精了嗎?”

“海?是海里的東西,就算成精了也飛不到天上吧?”

野鴨湖土匪們仰頭看著天上的飛艇,眼中滿是震撼。

東海到川蜀距離遙遠,飛艇中間需要補給,所以來往東海的時候,飛艇都是沿著長江飛行,根本不會經過茂源縣。

野鴨湖在茂源縣北方,土匪們根本沒見過飛艇,不知道是什么東西,更不知道飛艇的可怕。

于此同時,還有幾艘快艇從野鴨湖不同位置下水,在湖面上繞著小島打轉。

阿梅來到臨時指揮部:“小姐,時間到了,飛艇快艇投石車都準備好了!”

“土匪不肯降嗎?”慶慕嵐問道。

“不肯,”阿梅回答。

“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,”慶慕嵐淡淡說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開始吧!”

“是!”阿梅抬手又朝空中發射一枚響箭。

“放!”

隨著一聲令下,十幾家投石車同時砸下扳機。

嗖嗖嗖!

一個個特制炸彈飛向路中間的城墻。

這道城墻并不長,只有十幾丈,但是修建得極為高大結實,幾十年前茂源縣來了個新縣令,因為和野鴨湖土匪分配歲糧的意見發生了分歧,派府兵來攻打野鴨湖,結果五百多府兵強攻了三天三夜,死了五六十人,連一個打到墻頭上去的都沒有。

當時那個縣令背后靠著一個世家,見府兵打不下,就找靠山調了一支五千人的乙等軍過來。

乙等軍拿著刀逼迫剩下的府兵強攻,又打了三天三夜,城墻兩邊的湖水都被染紅了,還是沒有打下來。

最后乙等軍也沒辦法,只能派人封鎖野鴨湖。

可是野鴨湖土匪在島上囤積了不少糧食,根本不愁吃喝。

乙等軍來幫忙剿匪,糧草軍餉都需要縣令來支付,每天都是一大筆銀子,圍了三個多月,拿土匪一點辦法都沒有,縣令先扛不住了,只能派人來跟野鴨湖土匪談判,同意了土匪的分配要求。

周圍的湖泊和這道城墻便是野鴨湖土匪囂張的底氣。

當初幾千人的乙等軍都擋住了,還能怕了區區一百多人?

隨著一枚枚炸彈落下,爆炸聲接連響起!

站在城墻上的土匪要么被掀翻下來,要么被當場炸死了!

直到這時候,土匪們才意識到炸彈的可怕。

僥幸在第一輪轟炸中活下來的土匪,此時也顧不上喝罵了,一個個順著樓梯往下逃。

可惜這時候再逃已經晚了。

不等他們逃下去,第二輪攻擊已經到了。

在第一輪攻擊中就被炸得搖搖欲墜的樓梯,直接被炸塌了。

與此同時,飛艇的攻擊也開始了。

野鴨湖土匪沒有答應世家的招攬,沒有攔截難民,依舊以收取歲糧為生,所以島上沒有難民,基本上都是土匪,慶慕嵐攻擊起來也沒有任何心理負擔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