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    還未說便已經讓二長老和三長老有如此的反映,如果還要繼續說下去的話,那四長老還真的不知道接下來會鬧出怎樣的亂子。

想到了這里,四長老勉強的擠出一個微笑,其后搖了搖頭:“沒什么。”

大長老何等的敏銳和細心,看著四長老這副模樣,顯然很清楚他是有話沒有講出來。

想到這里,大長老略一思索,最終還是認為,雖然破壞了當下的團結是有些不好,可是大勝之下其實大家的包容心要強點,因此可以接受。

其次是在這個過程里面,相對來說,因為之前已經吃過了巨虧,所以最好是可以在這個過程里面找到一些隱患,并提前將其消除,否則的話,極有可能會重走老路的。

想到了這里,大長老擺了擺手,道:“大家都是兄弟,有任何想法盡管說就是了,沒用的,大家一笑而過,有用的,萬一對我們非常重要呢。”

這句話,既是勸四長老,給其鋪場,同時,又是在一定的理論之上勸了二三長老,將氛圍最大化了。

四長老看了一眼二、三長老的眼色,發現兩人的目光緩和了許多以后,這才開了口:“目前來說,其實我最擔心的是韓三千。”

“韓三千?”

“是的。”四長老點了點頭:“咱們打了這么久了,韓三千帶人去了山頂卻一直沒有出現,或者說,目前我們沒有看到韓三千所發揮的價值和意義。”

理論上而言,陣地打了這么久了,戰局已經進入到了一個絕對的危險境界了,韓三千這家伙不可能到了現在依然還可以這么穩著不出手的。

“任何一個人,在這種情況下,只有兩種選擇,要么是自己拼了老命的出手幫忙,因為陣地在他在,陣地不在,他也得死。”

大長老同意這種看法:“既然說下去。”

“要么的話,對方就是直接棄車保帥,將這些水兵放在這里,然后逃了。”

“不過,后者的可能性并不大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